美国的十字路口|白宫前顾问:拜登或采取更激进的反垄断措施

 天顺注册招商   2020-12-31 07:10   29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美国的十字路口|白宫前顾问:拜登或采取更激进的反垄断措施

又见“实体清单” 特朗普对华打压为何变本加厉? 两党对华政策无实质差别 拜登策略更注重“价值观联盟”

【编者按】

2020年初,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把全球经济推入危机之中。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采取了激进的“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极力避免经济与金融市场陷入无序与混乱之中。大规模刺激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美国股市、债市、楼市均创下历史新高。

但同时,美联储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受股市上涨等因素推动,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净值环比增长近7%,达119万亿美元,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家庭,而另外还有许多民众则收入缩水甚至失业。截至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国31%的财富。

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呼声持续高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和种族冲突,一度蔓延至50州的200余座城市,社会的撕裂和对立到了危险的边缘,致使当选总统拜登将推动美国种族平等列入核心经济议题,以弥补不同种族之间的财富差距。

2020年,新冠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不同阶层的财富不平等,“弗洛伊德事件”还暴露出美国社会中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GDP总量位列全球首位,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美国再次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回首12年前的那场大选,比拜登年轻19岁的奥巴马彼时的形象是“黑马”、“超级新星”,主打“变革”(change)牌。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Robert P. Gwinn经济学教授奥斯坦·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在奥巴马第一个任期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也是奥巴马政府的内阁中最年轻的成员,研究领域为美国税务制度与技术的革新。

在任命当天,奥巴马评价称:“古尔斯比是美国最好的经济学家之一,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同时也对经济如何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绝佳的理解。”

美国的十字路口|白宫前顾问:拜登或采取更激进的反垄断措施

奥斯坦·古尔斯比 新华网 资料图

古尔斯比是长期相伴奥巴马左右的资深经济顾问:自2004年便作为经济顾问帮助奥巴马参与在伊利诺伊州的美国参议会竞选;2008年次贷危机之际,他作为高级经济顾问帮助奥巴马参加美国总统竞选。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他被任命为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兼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的首席经济师,协助奥巴马应对金融危机。任职期间,他还是奥巴马政府的媒体代言人。在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五作为白宫经济发言人向公众公布最新失业率数字,并作出说明和解释。

展开全文

古尔斯比曾与拜登一同任职于奥巴马的内阁,并一同见证了奥巴马签署医疗保险改革法案的历史性时刻。对拜登接下来会怎么做,古尔斯比将作出怎样的评价与预测?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通过书面的形式对古尔斯比进行了专访。

古尔斯比向澎湃新闻强调,拜登当前的首要事项是关注国内事务——疫情才是美国正面临的首要威胁——拜登将尽其所能防止病毒的传播;其次他将关注本国内的投资和劳动力市场,因为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与失业形势之严峻刻不容缓。

作为一名税务问题专家,古尔斯比坦言,美国的税务体系是一个极其有问题的系统,亟需对富人增税以缓解美国日益加剧的不平等。而拜登倡议的为富人增税只是让美国的税收体系正常化。不过拜登能否撤销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还取决于接下来民主党能否控制参议院。相比之下,古尔斯表示,拜登想要继续推进全民医保并不难。特朗普政府多次提议取消奥巴马医保,但是美国大部分州仍然支持奥巴马医保而没有投票通过。所以当拜登上任总统后,想要重建被特朗普的行政命令颠覆的政策并不难,他通过行政命令就能做到。

在特朗普政府下,美国司法部已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谷歌和脸书提起诉讼。古尔斯比认为,拜登政府很有可能采取更为激进的反垄断措施,这也是可以不通过立法就能做到。接下来需要留意拜登对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提名情况。

澎湃新闻:特朗普在任四年几乎彻底推翻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体系。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要推行民主党的政策理念将会面临哪些困难?

古尔斯比: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颠覆了很多奥巴马时期的政策,想要有更多的制约还需要通过立法。特朗普政府曾多次提议取消奥巴马医保,但是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州仍然支持奥巴马医保而没有投票通过。所以当拜登上任总统时,想要重建特朗普颠覆的政策并不难,他通过行政命令就能做到。不过,在一些领域拜登需要通过立法才能撤销特朗普的此前的一些作为。这对拜登而言,就像特朗普当初通过减税法案时一样困难。例如,要废除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就不能仅通过行政命令,只有通过立法才能做到。如果民主党没有控制参议院,很难得以成功。

澎湃新闻:特朗普政府政策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从而创造就业。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的失业,拜登也鼓励将关键的供应链转移回本国,这会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不同之处吗?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世界已经不像过去4年那样信任美国,拜登政府又将如何重新定位美国在全球化中的位置?

古尔斯比:疫情才是我们当前的首要威胁。拜登将尽其所能首先防止病毒的传播,这对经济复苏是有帮助的。其次他想要投资于国内的工厂、企业和劳动力市场,因为他认为这在过去的4年中被忽视了。当然现在最大的不同是拜登的税收政策,他认为为高收入群体和大企业减税3万亿美元没有任何意义。他还会将利率提升至更加正常的历史水平。

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日本、欧盟、德国、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韩国、土耳其都有贸易摩擦,这导致在疫情到来前的2019年末美国的制造业就出现了衰退。我认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威胁我们的盟友。

澎湃新闻:疫情使得美国本就严重的不平等状况更加严重了。拜登的经济政策以缩小收入差距为目的,其财源是对企业和富裕阶层的大规模增税。这会对华尔街产生怎样的影响?对重振美国经济有害吗?

古尔斯比:美国的不平等加剧已经有很长时间了,疫情让这个问题更为严峻。拜登当然并不赞同特朗普给富人减税。他是否能够撤销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还取决于接下来民主党能否控制参议院。

我认为对富人的征税回到正常水平对经济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2017年实施的减税政策对经济的复苏没有起到特别积极的作用,也很难看到现在增税会对经济有害。那些会被增税的群体在疫情期间收入并没有下降。相反,疫情期间美国亿万富翁们的财富增长超过了1万亿美元。美国的税务体系是一个极其有问题的系统。我们不应该再保留它。亿万富翁总是说一旦我们要付更多钱经济就会变差。这是胡说八道。

澎湃新闻:疫情期间美国失业率上升显著,拜登提名的经济智囊和财长多有劳动经济学背景释放了什么信号?

古尔斯比:具有劳动经济学背景的经济学家的专业知识将在解决长期失业问题和临时工的失业问题上尤为有帮助。但这取决于拜登能否比特朗普更听取顾问的意见。

澎湃新闻:在特朗普政府下,美国司法部近期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谷歌提起诉讼。而民主党则考虑拆分脸书和谷歌等的业务。根据白宫和美国国会的势力格局变化,大型IT企业将面临强劲的逆风?

古尔斯比:我认为新政府很有可能采取更为激进的反垄断措施,因为可以不通过立法就能做到。可以留意他对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部门的提名情况。

澎湃新闻:民权运动后,美国在法律上推动了种族平等,但社会和经济层面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一直未能得到根本改善,甚至往往被政府有意回避。拜登将种族平等列入经济议程核心位置,会不会推出大量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又称平权法案)意义上的政策?会不会对市场的自由竞争带来实质性的冲击?

古尔斯比:这是很重要的需优先考虑的事项。不过,这个领域内的大多数行为都需要立法,我们不得不看参议院的选举情况。至少在经过4年的忽视后,接下来理应通过反歧视法。拜登也不会像特朗普那样点燃种族仇恨之火。

我认为在根本上解决种族歧视的问题并不会减弱市场的力量。相反,少数族裔缺少机会,以及歧视本身的存在才是对市场的伤害。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地址:https://lkwed.com/post/501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天顺注册招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