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机构的2020:“金牌讲师”年入200万,有老师被欠薪半年又遇蛋壳暴雷

 天顺注册招商   2020-12-31 07:10   2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教育机构的2020:“金牌讲师”年入200万,有老师被欠薪半年又遇蛋壳暴雷

【搜狐财经年终策划】我的2020

2020即将过去,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被不少人称为“糟糕”的一年。

“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一年里,中国由于率先控制疫情,经济逐渐复苏,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搜狐财经将目光聚焦各行各业最普通的个体,讲述他们的2020故事,希望通过每个个体的故事,拼接出最真实的经济世界。

今天推出专题第八期,感受教育机构老师冰火两重天的2020。

教育机构的2020:“金牌讲师”年入200万,有老师被欠薪半年又遇蛋壳暴雷

作者 | 陈天伦

出品 | 搜狐财经

2020年进入尾声,林晨刚刚结束今年的功底考试。作为北京一家头部教育机构的高中英语金牌讲师,林晨身兼教学、教研多项任务。疫情过后,他的工作、生活很快回归正轨。眼下寒假将近,林晨即将投入新一轮高考英语备考班中。

远在长春,同为高中老师的肖清还在为学生们的月考成绩而烦恼。肖清是一所公立学校的语文老师,兼任班主任,班上有40名学生。按她的话来说,“班上的小鬼一个个都不省心”,升学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去年此时,肖清还是在线教育机构“明兮大语文”的语文小班课老师。2020年2月,明兮大语文成为轰轰烈烈的K12在线教育热潮中宣告倒下的第一杆大旗。

疫情之下,头部机构名师占据先机,中小机构的老师们则面临欠薪、转行等困境。

线下线上的蜕变

今年是林晨入行的第10年。2010年,林晨开始在这家老牌教育机构做兼职,毕业后进入机构正式成为一名高中英语讲师。

恰逢K12教育发展红利期,十年间,林晨见证了作业帮、猿辅导等众多品牌的崛起,他自己也从一名实习老师蜕变为机构的金牌讲师。

展开全文

作为金牌讲师,林晨之前的生活颇有规律。周一休息,周二至周三统筹教研组内学习、教材研发更新,周四至周日在校区上课。林晨的课程均为线下课程,每周10节课,一课两小时,周而复始。

疫情来袭时,学生们的寒假才刚刚开始,这会也是林晨最忙碌的时候。疫情打乱了老师和学生们的节奏,一切工作转移至线上。

“习惯了线下面对面授课,开始确实不适应,需要熟悉不同的上课软件,和学生的沟通从面对面变成了手机微信端的沟通,也无法掌握学生的上课状态。”林晨对于线上授课的效果起初有些担心。“每个学生的自控力不一样,在家上课尤其课时较长时,不可控因素太多。”

出乎意料的是,林晨的学生对于在线上课表现出了更高的接受度。有学生在上完两节线上课后私信林晨,“老师等疫情结束了考不考虑继续用这个软件,在哪儿都能上课,不用奔波了”。

林晨逐渐体会到,线上线下授课只是方式的区别,最终还是取决于教学质量。在林晨看来,“从平台技术、互动体验感到授课内容的强度、节奏、有用性,这些决定了线上课程的教学效果,也拉大了线上课程之间的差距。”

事实证明,线下转线上不仅没有打消家长和学生们的积极性,反而由于线上课程的便捷性,学生们的选择更多了;老牌机构+名师口碑的背书下,林晨开设的新课程很快爆满。

“破产前一天,还在说续班有优惠”

肖清则没那么幸运,在线教育热潮开启之际,等待她的却是公司倒闭的暴击。

2019年12月,还是师范大学大四学生的肖清入职在线教育机构明兮大语文,北京有师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长春分公司。如果顺利的话,等实习期结束,肖清将成为明兮大语文一名正式教师。

肖清的同学们除了各地的公立学校,也有不少去了学而思、猿辅导、跟谁学等网校。肖清选择明兮大语文,一方面因为公司头顶“曾获创新工场李开复投资、大语文赛道黑马”的光环,也因为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是肖清的同校师兄。“师兄总不会坑人吧。”

肖清没想到,2月初,他所在50人分公司群里突然扔出了一则公告,“公司资金链周转不开,已经停止运营”。

“我们都蒙了,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瞒得严严实实,连分校的人事都不知道。”肖清想到当时情形,依然气愤。“宣布破产前一天,还有销售给学生家长打电话说续班有优惠,还有续班的家长和试听的学员,结果第二天啥都没了。”

更让肖清寒心的是,群里宣布公司破产后就没了下文。“有老师在群里质疑社保工资等问题,老板不回复。只是告诉群里的老师们,让我们第一时间把公司发的办公电脑还回去,还电脑返30%的工资,不然一分钱没有。”

此时长春疫情依然严峻,肖清的公司是在一个CBD里,大家都不敢出门。肖清把电脑邮寄了回去,之后又是音信全无。工资怎么发,社保断了怎么办,这些问题一概没有解决,公司群也解散了。

明兮创始人王嘉树此前在《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提到,为了补偿家长们的损失,明兮提供了跟谁学、VIPKID等超过10余家在线教育企业的课程供转换。

然而肖清表示,家长对于所换的录播大班课非常不满意。原本明兮提供的是直播小班课,面向1-3年级的孩子,一个老师带6个学生;现在所换的录播课多是高年级的编程类录播课,这个学段的小朋友基本听不懂。

明兮大语文对于老师们给出的最后解决方案是:全职老师签署完离职自愿书,再发放工资;像肖清这样还未转正的实习老师,则一分都没有拿到。被逼无奈之下,肖清在微博维权,才获得了应得的酬劳。

离职之后,肖清去了一所公立学校当老师。“那件事后,家里就不让我去在线教育机构了。”肖清苦笑,“我还不算是最惨的,起码最后讨到了工资,我有同学去了优胜教育,你懂得。”

“被欠薪,能做的只有等着熬过去”

季小然就是肖清口中最惨的那一波。

10月16日,季小然通过同事得知北京优胜个性学区域的校区老师已经被通知停课,校区关门。没过几天,季小然所在的优胜素养区域校区也相继停课。

“没有找到投资人接手的校区基本都关门了,这个过程从来没有收到上级通知,都是由同事告知。所有员工的工资一直拖欠,没有再发过。”

回想起年初,季小然有些后悔没有趁早离职。“从今年1月开始,工资就一直是拖着发,隔几周发一次,按比例发或者一次500、1000不等。” 季小然以为是受到疫情影响有些延迟,并没有太在意,毕竟已经是20年的老牌教育机构了,总不会说倒就倒。

然而优胜教育真的就在一夜之间倒下了。10月17日,优胜教育还在微博发布官方声明:“优胜教育没有破产,大家可以去官方渠道查证。请那些不怀好意,别有用心之人停止你不雅的行为和语言,否则,我方将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再说一遍:优胜没有破产,优胜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

10月19日,优胜教育总部即被曝崩盘跑路,全国多地分校区也相继曝出跑路事件。

季小然的10月社保在不知情情况下被公司减员,工资只发到了4月份,大半年的工资泡了汤。

季小然和同事加入了一个优胜教育500人的讨薪群。“公司负责人联系不上,大家正在一起申请仲裁,但仲裁开庭被告也不出庭,只能等,现在一点解决办法都没有。”

雪上加霜的是,季小然租住的蛋壳公寓也在11月爆雷。

倍感无力的季小然在微博写下:“被欠薪,租房爆雷,求助了,可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自己熬过去,坑你的人还是逍遥法外。”

近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案件信息显示,优胜教育目前已经再无财产可供执行。

高薪的秘密

从明兮大语文到优胜教育,今年爆雷的K12教育机构远不止这两家。疫情掀开了这些企业的一角,将其混乱的经营管理模式、薄弱的盈利能力、疯狂融资扩张后的一地鸡毛暴露出来。

另一边,烧钱大战仍在持续,尤其在线教育行业。截至11月末,今年在线教育行业披露融资金额较2019年同期增长256.8%。

这是仅属于头部机构的一场狂欢,其背后更是名师和名师的较量。名师已成为头部机构吸引学生的法宝。而在K12教培热潮下,头部讲师的高薪也吸引了众多关注。

林晨就是其中一员。2020年,林晨的薪酬奖金合计达到近200万。高薪背后则意味着层层历练、过五关、斩六将,仅有凤毛麟角能成为头部名师。

“老师的薪资主要和课时量、学生续课率、学生高分率等因素挂钩。”林晨的续课率几乎稳定在英语组第一名。“成为金牌讲师至少要有5年的教龄,这是硬性规定。满足5年教龄后,每年进行一次金牌讲师选拔,与此同时,每年都有相应的淘汰机制。”

机构对于老师自身素质水平也提出了极高要求。每年的功底考试是必闯的一关,对于成绩极优异的老师则可以获得免考资格。在刚刚结束的功底考试中,林晨以第一的成绩获得了连续5年的免考资格。

而今,头部机构讲师的学历门槛已基本提升至985大学或名校海归。日前,学而思还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达成人才战略合作,共建就业实践基地,为名校生的输入打通渠道,形成圈层闭环。

肖清对此深有体会,她所在211大学的同学们去了学而思之类网校只能担任辅导老师,辅导老师和主讲老师之间有着几乎不可跨越的鸿沟。

“网校主讲老师都是985毕业的,我们这样去了主要是当助教老师,负责批批作业、课前导入,让家长续费和课后答疑。有同学一节课带240个学生,带的学生越多,课前课后的业务量越大。”肖清解释。

而从薪资来看,助教工资一个月5500元,续报名率高的能达到7000元左右,但一个985大学刚毕业的主讲老师的年薪即可达到三四十万左右。

“教育行业真的是一个差距极大的行业。眼热的人想进去,困在里面的却想出来。”肖清感慨道。他已经在筹划转行,“可能还是不适合做老师吧。”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名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地址:https://lkwed.com/post/500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天顺注册招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