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天顺注册招商   2021-02-24 07:52   10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张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 信仪

编辑 | 漠影

深潜海底会看到什么?

万米——2020年11月,我国研发的万米载人潜水器“奋斗者号”再次深潜到太平洋玛利亚纳海沟,随行摄影师“沧海号”深海着陆器向陆地传回了万米海底实时画面。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2张

▲“奋斗者号”和“沧海号”海底联合作业

百米——2020年7月,安顺公交车坠湖案件中,夜间搜救水上水下能见度较低,国内一家初创不久的水下机器人公司提供水下搜救机器人,为消防指战员在搜救任务中提供了重要帮助。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3张

展开全文

▲水下搜救机器人设备

十米——潜水爱好者在浅海潜水,用相机或是水下摄影机器人记录下“人鱼共舞”的美妙画面。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4张

随着人们对海洋探索的逐步深入,对探索技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是一个普通人,在没有任何工具的帮助下最多只能潜水约10米,如果想要了解海洋更深处的秘密,就需要机器人甚至是潜水器的帮助。

安顺公交车坠湖案件中使用的搜救机器人背后,是一家从北大实验室走出的公司——博雅工道。近期,这家水下智能装备企业刚刚完成了由领中资本领投,华和资本、鹏博投资、中关村启航创新基金跟投的亿元C轮融资。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5张

▲安顺公交车坠湖案件中博雅工道的水下机器人操作画面

2015年,新一轮全球海洋开发热潮的到来使得水下机器人需求急速攀升,国内涌现了不少研发水下机器人的公司,也陆续推出了许多形态各异的产品。

五年过去,这些公司也逐渐分化,筛选留下了部分实力更强的企业,博雅工道就是被“留下”的企业之一。水下机器人与陆地上运行的机器人相比,除防水外还有什么不同点?水下机器人市场何在?博雅工道被市场“留下”的秘诀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这家公司,与博雅工道创始人熊明磊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6张

▲博雅工道创始人熊明磊

一、从北大实验室走出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谁能想到,已经连续获得两次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奖,并且创业五年之余的熊明磊,还是个能拿着学生证去吃六九折海底捞的博士生。

熊明磊今年刚好30岁,是一个在北大上了近10年学的硕博连读学生,也是一个为了创业在北大“休学又延毕”的学生。在此之前,他在本科读大三的时候偶然接触到了水下机器人,之后选择考取了北京大学谢广明教授的研究生,他与水下机器人的缘分就此延续了下来。

在熊明磊的眼里,导师谢广明是个很“飒”的人,谢老师希望学生多元化发展,不要被限制。熊明磊说:“我导师是个非常Open的人,当时我在汇报时偶然拿到了一笔投资,他说‘给你机会你就出去试试吧’。”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7张

▲谢广明教授

就是源于这样的一个机会,熊明磊单枪匹马创办了博雅工道,在学校实验室楼下面试了公司第一个员工,历经五年,公司扩展到了100多人。

说起创业的契机,他觉得自己在学校学了很多水下机器人相关知识,一直在研究科学问题,但却从没尝试过如何把自己和团队研究的东西卖出去,怎样在商业上找到应用价值。在考虑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他的思维也曾扩展到海底监测、海洋数据调查等大方向,但最终他还是先选择从与人类生活更接近的事情入手。

最初,他希望做一条仿生鱼,解决鱼缸中鱼儿的饲料投放和氧气供应问题,后来,他和团队又研发了一款水下摄影机器鱼BIKI,以帮助人们进行海底拍摄。尽管研发耗尽了不少心力,但他后来还是发现,这两款产品实际上是“伪刚需”,自动喂食器和防水手机套能解决的问题,被他搞复杂了。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8张

▲水下摄影机器鱼BIKI

他说:“这些东西有需求,但是并不代表这个需求的市场空间足够大,且大到能养活一家公司。”

智东西记者在博雅工道公司的展厅内见到了这款有着博雅工道创始情怀的机器鱼产品——BIKI。从感觉上来讲,BIKI上手的一刻还是比较惊艳的。鱼的身体并不轻,但一条薄薄的鱼尾却能完美保持机器鱼的平衡,这并不容易做到。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9张

▲水下摄影机器鱼BIKI实拍

在水上,使用者可以通过手机中的App控制BIKI鱼游动拍摄;在水下,使用者则可以通过水声通信遥控器控制BIKI。通过模拟海豚发声的声波通讯原理,博雅工道解决了水下无缆通讯的难题。

此外,在动力上,BIKI没有采用市面上常见的螺旋桨动力系统,而是像真正的鱼一样通过仿生鱼鳍的摆动推动机器鱼的前进。

在内部设计上,BIKI采用的是模块化设计,即基于“整体开发、局部密封”的原则,将每个核心部分单独密封,能保证即使外表破损也不影响整机使用,维修也不用全部拆解。

后来,在意识到摄影机器鱼产品是“伪刚需”后,博雅工道逐渐停止了这款产品的生产,熊明磊也意识到,将仿生产品应用到实际中,还是相对困难的。因此,后来博雅工道除了在军工领域产品覆盖中涉及仿生产品外,在面向民用及消费场景领域时,转变了产品推进方向。

如果说创业前期,博雅工道依靠的是“双创”政策的支持,以及凭借能力抓住运气的话,那么后来博雅工道在水下机器人行业脱颖而出依靠的则是产品和成绩。

从创业团队到总经理负责制的现代化企业制度,熊明磊慢慢摸索出如何将自己的角色从学生转变为创业者,再到企业负责人,博雅工道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我们现在更关注产品能为人类社会解决什么问题。目前,博雅工道生产的产品主要用于辅助人进行水下探索、提高人在水下工作的效率以及替代人解决人类难以解决的问题。”熊明磊说道。

当然,作为一个商人,熊明磊认为产品一定是要有价值的。他在关注解决问题的同时,还要思考公司做的东西是否是一个真正能收回投入和投资成本的产品。

二、“挖掘机式”推广使用,“汽车式”研发

延续为人类社会解决问题的思考,博雅工道布局了To B、To C以及教育三个产品线,产品覆盖民用、军工等不同领域,且多次亮相于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0张

▲博雅工道的部分产品

To B产品线主要包括具备不同承载能力的ROBO-ROV水下工作平台、ROBO-UUV水下机器人平台、ROBO-SHARK(智能仿生鲨鱼)低噪音仿生水下机器人平台,可以应用于应急救援、地下管网、安防安保、环保监测、水下测绘等场景。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1张

▲ROBO-ROV水下工作平台实拍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2张

▲ROBO-SHARK(智能仿生鲨鱼)低噪音仿生水下机器人平台实拍

To C产品线中,除了前文提及的BIKI水下摄影机器人,博雅工道还推出了SEAFLYER OVAL水下推进器和SEAFLYER水下推进器,为使用者提供不一样的水下飞行体验。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3张

▲SEAFLYER水下推进器实拍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4张

▲用户使用SEAFLYER水下推进器实拍

教育产品线中,博雅工道备有ROBOLAB-EDU仿生机器人教学平台、ROBOLAB-AUH水下竞赛/视觉教学机器人、ROBOLAB-ROV缆控无人潜航器原理样机三款产品。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5张

▲ROBOLAB-ROV缆控无人潜航器原理样机实拍

此外,博雅工道的ROBOLAB-GL多关节仿龙鱼机器人继承了公司做仿生机器人的初心,根据龙鱼的游动姿态和外观样式设计,能像真鱼一样游动,可用于教育科研、文娱、海洋生物研究等多个领域。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6张

▲ROBOLAB-GL多关节仿龙鱼机器人水下实拍

2020年,博雅工道还推出了WARP系列水下推进器、水下管道智能巡检包-训练包ROBOLAB-TRA、全球最小水下激光扫描尺LM150、水下照明设备LE120,以及20KG/50KG的定制ROV,以应对不同场景的需求。

在熊明磊看来,博雅工道做的产品并非属于面向某个赛道,而是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面向教育,是为了提供新的机器人产品供学生选择;面向民用,则是为应急救援、公安、消防、水利水电等工作提供新型解决方案。博雅工道要做的,就是通过使用不同的传感器,或者设计不同的异形结构给各行各业提供一种新的选择。

熊明磊举例说,以前想要进行水利水电检测,可能需要请蛙人下水,或者在水下安装摄像头。博雅工道如今做的就是提供一种新的技术解决方案,让水利水电检测变得更高效,或是降低解决问题的成本。他认为这就是博雅工道想要创造的价值,如果客户能够为这个价值买单,就证明他们选择的方向是对的。

具体来说,博雅工道的民用水下机器人一般可以解决如下几个问题:

1、 解决蛙人老龄化的问题,以及替代蛙人完成部分危险性较高的工作。

2、 解决蛙人无法在水下到达的位置,或无法完成的任务。

3、 推进器等产品则用于辅助人类在水下作业更便捷,提高人的作业效率。

熊明磊说,博雅工道只是提供技术手段和解决方案为使用者解决水下问题。其中,博雅工道市占率最高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应急救援和水下失踪人员和物体的搜救打捞工作。

除了2020年在安顺公交车坠湖案件中帮助进行搜寻工作外,博雅工道的机器人在2019年参加救援任务时,也协助打捞了三名失踪落水人员和两艘沉船

作为创立不久的企业,博雅工道研发生产的设备主要还是面向国内使用。熊明磊也坦言,我国发展水下机器人的时间相对国外来说较短,公司的很多产品不具备国际竞争力,且面向海外的维修售后体系等还在完善中。

博雅工道也依旧在飞速向前发展。比如,博雅工道新推出的推进器性能就比雅马哈以往设计的单推推进器性能高,售价低。此外,博雅工道还自研了激光测距仪,以前我国购买一台进口的激光测距仪要30万元,而博雅工道将这个配件的价格降低了一半,且能随时供货

熊明磊认为水下机器人的推广方式和挖掘机的销售推广方式很像。有的人购买挖掘机干活,而有的人只使用挖掘机挖一个池塘就好,而后者的服务方式则被称为工程服务。水下机器人行业尽管刚刚兴起,但也有一定刚需,因此除了售卖产品外,博雅工道的产品也会通过工程服务的方式为客户提供。目前,博雅工道整体在水下机器人或水下智能装备的是市占率已经逐渐跻身头部市场。

在熊明磊看来,公司跻身进头部市场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自产率较高。2019前,熊明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国内厂商应该更注重专利和技术研发,为了避免“卡脖子”的事件发生,在未来两年博雅工道的自产率将提升至95%。

2021年,如熊明磊所计划的,博雅工道现在95%以上的配件都是自研自产的,产品可以更自由地根据自己的技术设计定义。

他说,就像要想把一辆车做好,一定要自己做好整车工艺。水下机器人领域中,最重要的核心技术也就是整机工艺,一定自己将技术消化吸收,这样才不会受其他厂家技术的变动而影响自己公司的产品。

三、熊明磊:希望公司未来能成为水下的SpaceX

五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海军,其中海军的建设最为艰巨,相应地,海工产品的研发也并非容易。

在水下机器人领域,国内供应链不成熟是水下机器人公司面临的一个较大问题。这意味着即使研发人员设计产品的精度再高,但是加工不出来或是成本极高,也无法推出更好的产品。

熊明磊说,博雅工道如今要在进口产品中分得一杯羹,还是要靠低价和与客户距离更近的优势,但公司在高端产品上的推进确实很难。国外在这个行业中的起步本身就比国内早,所以他们还是需要静下心,踏踏实实往前走一段特别长的路。

有数据统计预测,2025年全球水下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1.20亿美元。在这个近百亿的水下机器人蓝海中,客户的需求日益增长,而我们的研发生产能力依旧相对落后。这个矛盾的存在,意味着我国水下机器人行业仍需要解决大量问题以赶上差距。熊明磊认为,大概需要10年,水下机器人的发展才能跨越早期阶段。

一家“挖掘机式”使用,“汽车式”研发的水下机器人公司  第17张

▲2014-2025年全球水下机器人产业规模统计及预测图 来源:智研咨询整理

博雅工道的打法主要遵循市场引导,技术驱动。公司允许研发部“烧钱”创新,也同样在关注业务部提出的需求。而作为一个企业,经营数据还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核心。

海工的体量相对较大,而相应水下机器人行业也落得了一个“半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名头,这似乎也是水下机器人不如陆地机器人或无人机在普通民众的视野里关注度高的原因。

据熊明磊观察,水下机器人市场一直在增长,因此现在也无法回答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他希望博雅工道沉下心来闷头做事,在未来能成为水下的SpaceX。

我们还了解到,博雅工道机器人公司计划于2022年在科创板上市,现在正处于筹备阶段。

结语:水下机器人行业任重道远

总体上看,国内面向商用的水下机器人,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环境都刚刚起步。虽然市场规模没有服务机器人大,但在海洋海事、水利水电、消费电子等业务中的应用机会都并不小。

同时,资本的关注也给水下机器人玩家的壮大,以及产品的迭代带来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随着政府对海洋开发力度的加强,相信在政策上也会给水下机器人行业内的玩家提供更多的扶持。

尽管水下机器人行业发展仍处于早期,且发展任重道远,但我们期待水下机器人行业将会成为继无人机后,机器人领域的又一片蓝海。

本文地址:https://lkwed.com/post/1102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天顺注册招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