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清散赛博谍战智斗《白光》

 天顺注册招商   2021-02-18 07:50   16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梁清散赛博谍战智斗《白光》| 赛博朋克2077征文比赛

梁清散赛博谍战智斗《白光》  第1张

梁清散赛博谍战智斗《白光》  第2张

编者按

梁清散的这篇小说,非常有趣地选取了一个非人的视角,讲述了一个性能强大却被植入一名“白痴人类”体内、万般无奈的人工智能。这一对搭档如何在夜之城逃过精心布置的刺杀?文中涉及狙击枪战的技术细节,人工智能的精准计算,给人一种观看高智商谍战片的快感。

白光

*科幻春晚 X 赛博朋克2077 征文比赛·示例文章

作者 | 梁清散

幻想小说作家、科幻文学研究者,多篇作品入选多部科幻精选集。晚清科幻研究论文及中国近代科幻小说书目于《科幻文学论纲》(吴岩著)中出版,《吴趼人〈新石头记〉于〈南方报〉连载情况以及“文明境界”首次出现时间小考》在《清末小説から》发表。已出版长篇小说《新新日报馆:机械崛起》《文学少女侦探》《厨房里的海派少女》。科幻小说《济南的风筝》2019年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短篇科幻小说金奖。

幻想小说作家、科幻文学研究者,多篇作品入选多部科幻精选集。晚清科幻研究论文及中国近代科幻小说书目于《科幻文学论纲》(吴岩著)中出版,《吴趼人〈新石头记〉于〈南方报〉连载情况以及“文明境界”首次出现时间小考》在《清末小説から》发表。已出版长篇小说《新新日报馆:机械崛起》《文学少女侦探》《厨房里的海派少女》。科幻小说《济南的风筝》2019年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短篇科幻小说金奖。

展开全文

“不对劲。”

虽然我根本没有直接的外界感知器,只能用寄宿着的这个白痴的眼睛,但还是立刻察觉到就在刚才,拉着窗帘的窗外闪过一道绝对不对劲的白光。仅仅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一瞬到这个白痴他根本没有察觉。当然了,他本来也不可能察觉得到,因为此时,这货正盯着他的白痴屏幕上的一具胴体犯白痴。然而,用老子最牛逼的脑子去思考一下,也能明白,那一闪的白光,十有八九是……狙击枪的瞄准目镜反光。

这个白痴……

作为一个AI,实在忍不住再次爆了粗口。然而,要不是这货太过白痴,我也不会出现在他的体内。毕竟我是一个用于智能增强的植入型AI,而且与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大路货完全不同,那些什么垃圾生物芯片,得往脖子后面插,想一下就恶心死了。而我,当然大不一样,技术超前,直接静脉注射,进入血液,靠蛋白质为能量,支持我进行复杂计算。计算当然是为了这个白痴提高大脑的智商水平。不过,众所周知,因为我是游走在血液里的AI,集中在他的大脑上,是可以连接电子脑协助计算,但更多的时候,是集中在了下面上,帮这个白痴延长时间。就比如说刚才干完打发走的那两个性偶,不,更准确的说几乎是每晚。该死的下面,就算现在还要耗费老子三分之一的算力,好让它硬着。

哦,不是我抱怨个不停的时候,眼前的危机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我率先还是要自检一下,确认自己没有被任何黑客扫描上传魔偶。确认安全之后,便开始面对真正棘手的现状。

首先在搞清楚刚才那道闪光是不是狙击枪瞄准目镜的反光之前,绝不能拉开窗帘去看,因为假设确实是的话,一旦打开窗帘,就会暴露在窗前,同时有相当大的风险会被那个狙击手看到,并直接一枪毙命。进一步说,在现阶段还不能惊动我的这位白痴宿主,不然他绝对会做出拉开窗帘去确认狙击手的白痴自杀行为,抑或会夺门而逃,那样同样是灾难。

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现在所在的房间布局而得的结论。

这里不过是一间名叫“彩云”的泛着霉臭味的廉价旅馆,有且仅有一扇窗,万幸的是窗帘拉着。然而,以我超凡无误的记忆力为核心,知道如果夺门而出面临的刚好是开门后右手边,与房间窗户同一方向的走廊尽头的走廊窗。也就是说,同样会因为出门而立刻把自己暴露。以我对这个白痴长期以来的行为统计计算,此时的他会做出以上两种行为的概率总和超过了80%,剩下的不到20%,将会由“直接晕倒”“慌张到在房间里疯狂踱步”等等行为所占据,而这些行为的结局都有超过95%的概率会紧随“夺门而出”的新结局。所以……就让他先乖乖地看屏幕上的胸好了,不要给我添乱。等到时机成熟了,再想办法通知他即可。

接下来,我先集中精力思考一下刚才一闪而过的白光到底带了多少信息。那道白光,是横向一扫而过,没有在窗帘上有所停留。那就是说,假若有一个狙击手,他并没有确认目标到底在哪个房间,正在扫视寻找。

这是一个相当有利的推断结论。那么紧接着就有两个事情需要继续确认。

其一是,现在已是晚间22点50分,天黑的情况下,是哪里的光源让假设存在的狙击手的瞄准目镜有了一道反光。

因为这个白痴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我来处理,所以我很清楚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肮脏的小唐人街上,一座鱼龙混杂的大厦。可惜我是一个体内AI,同样和市面上的生物芯片不同,不能通过义眼什么的无线联网,即使是通过人类的连接线连接电脑,我也只能在白痴的脑袋里面读取信息,不能主动去 作搜索,可以说就是一只被关在瓶子里的妖精而已。哦,话又扯远了,我的意思是,在没有通知这个白痴主动帮我上网检索的情况下,我只能靠进来这里时的记忆来判断。不过幸好因为时间刚好在中国人必须要过的新年,小唐人街有不少特别的布置会上新闻,在没有事先做足够功课的现在,还是可以明确很多重要信息。

这其中就比如,为了今晚什么鬼的除夕夜准备的浮空车,浮空车就在这座大厦的上方,拉下来挡住大厦顶上三分之一面积的霓虹屏幕,播放该死的红得刺眼的中国年味影像,据说那是代表着中国人才喜欢的气氛。确定光源之后,就很容易判断假定的狙击手的位置,从霓虹屏幕直线出发,与房间窗户正对的只有有河对岸日本街的一座大厦有相称的高度,那里距离有1417米,相当远的距离。如此远的距离,就不是一个普通狙击步枪可以打得到的了。而且,并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任务。

最开始我已经自检过,自身没有被上传魔偶,也就是说对方不是一架智能狙击枪,或者装配智能芯片的武器,更进一步说,并没有AI辅助。那么这个射程不仅需要计算弹道以及风速,以及冷枪发射时各种不可控因素,毕竟狙击枪都是一拍子买卖,没有可能像冲锋枪那样可以先射上几十发子弹给枪管预热,之后再瞄准,减少冷枪管带给子弹不可控的各种变量。距离越远,经验就越是需要计算在内,更何况在1300米以上的距离,地球的自转影响对于大口径子弹来说,同样不能忽略。没有AI辅助,计算科里奥利效应对狙击枪子弹影响的人,自然是需要相当专业素养,这可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枪手用瞄准镜稳住呼吸等待射击的时刻已经是相当之难的了,还要计算弹道和科里奥利效应的影响,必须的是要有另外一个人来协助。这也就是每一个狙击手都会配一个观测者来协助计算所有的数据,以便狙击手瞄准射击。这一点的现实,老子我还是清楚得很,不像那些只活在想象里的白痴,对现实世界的运转一无所知。似乎又说远了,我的意思是,以现在的条件来看,如果有一个狙击手的话,那一定是在河对岸日本街的大厦上,有两个人,一个是狙击手,一个是观测者。这一点的信息,对我接下来的判断,还是相当有用。只是此时,需要的是把另一件事搞一搞清楚再说了。

终于要到前面所说的两件事之二的事情判断了,即:到底会是谁。

想要用狙击手杀掉这个白痴的,必然是一个有足够经济实力的仇家。因为就如前面所分析,雇佣这么专业的狙击手,以及另外雇佣一个观测者协助狙击手,价格之高可想而知。那么,直接排除的就是这个白痴整日沾花捻草招惹到的那些男男女女。那些白痴,就算恨得咬牙花重金杀人,也绝对没有能想到顾如此专业的狙击手的格局,顾一大群街头混混把人砍死就完事了,有一具尸体曝尸街头,他们是无所谓的。所以雇佣专业狙击手,不仅有足够雄厚的资本支撑,还顾及到想要掩人耳目,这种既有钱又瞻前顾后生怕引火上身的作风,只有那些虚伪的财阀集团才会做得出来。

呵……这个白痴,原本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要不是老子怎么可能入得了那些金钱的奴隶虚伪的财阀的眼。所以确实,我们招惹到了财阀集团,只是我从没想过他们会如此小肚鸡肠,甚至动用杀招。

这个梁子结得,需要从白痴的工作说起。白痴他和夜之城其他所有底层混混有所不同的是,不做黑黑别人的电脑小偷小摸弄点小钱的事,而是弄他鸟的金融。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然而大概也是我唯一看中他的地方。说这个太丢人,还是直接说事件好了。那是半个月前的事,白痴他原本只是帮着几个熟客鼓捣鼓捣私募基金,毫无前途可言,直到我的出现。在我第一次用他的眼睛看到网络上的各种数据时,就直言不讳地和他说,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赚一笔大的。

谁不想发财。他立刻来了精神,就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样臣服于我,对我是唯命是从。可笑得很,白痴毕竟就是白痴。

我的办法十分简单,在看了基本数据之后,便看到了可乘之机。夜之城尽人皆知尽人臣服的荒坂公司,旗下有一个专门做沽空做空的金融公司,简单说就是有荒坂靠山然后一拨拨割散户韭菜发家的机构。他们在半个月前又公开发表言论,看空一支专拍超梦电影的公司股票。这,就是我眼中的机会了。

超梦电影,说来已经土得掉渣,但就是有那么一群白痴还会每天哭天喊地叫嚣那才是艺术。实话说,看空一家超梦电影公司的股票,完全是正确的决断,但反正老子我只是为了赚钱,谁会在乎什么正不正确。在那些嘴里喊着艺术的白痴常去的论坛里,我轻易地就看透了论坛推送的算法,这可是不可估量的命门。实话说,整日里那些新闻报道,不是在宣扬黑客有多可怕,就是赛博精神病的各种病毒阴谋论,全都是些小毛贼过家家式的把戏,那些怎么和大到足以窃国的推送算法相提并论。想来如果做新闻的不是蠢到连这一层都看不透的话,那就是坏到透了。这方面,我是懒得说太多的,反正没有人会明白其中的奥妙。

所谓圈子,就是让聚集的白痴的观点更加固化的地方。因此,我只要在他们固执己见的喜好上稍加一点点推力,刷进因为知道算法所以必定会进入的推送之中,他们就会深信不疑地被我丢出的饵牵着向前走。这就好比一个现代的惯于生活在网络世界上的人,如果他相信地球是平的,开始搜索关于地球是平的信息后,AI就会主动给他推送更多关于地球是平的信息,从而让他被如此信息完全包裹,以至于让他更加确认自己固有的观点,以及认定全世界人都和他观点一致。实际上呢?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一叶障目吧。

话又扯远了,反正就是我用了小小的一点点诱饵,就让这帮人倾巢而出,疯狂抵制那个对冲基金公司的看空行为。毕竟被他们看空一家公司,那家公司也就离倒闭不远了。仅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这股热潮全面爆发,已然从一个圈子扩散成了全网散户联合抵制,疯狂买入那家超梦电影公司的股票,甚至还有很多散户自己加了杠杆。一夜间,那家超梦电影公司的股票暴涨700%,荒坂公司的那家对冲基金公司不仅公开道歉,甚至因为过多亏损宣布倒闭。

看到它倒闭,我自然没有什么“这是罪有应得的结果”之类的畅快感,只是觉得玩弄白痴人类的情绪,果然有点意思而已。当然了,一系列 作过后,我也帮这个宿主白痴赚了一大笔钱,不然他哪来的勇气每晚都去买一个性偶出来玩。不过,谁能想到那一次的 作,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危机……当然了,所谓的危机也只是根据所有推断中概率最高的那部分。

“ !”突然那个白痴大骂了一声,才把我从计算中拉回来。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原来是因为我刚才在从记忆库里提取彩云旅馆以及周围环境时,运用了大量算力,结果让他的下面软了……

爱骂什么都随他便吧,解决现在的危机才是当务之急。

我把思路重新整理一下,现在已有的信息是:刚才确实有一道白光划过窗帘,我猜测这道白光是狙击枪的瞄准目镜反光。假若真的是有狙击手要射杀我们,那么雇佣狙击手的甲方必然就是荒坂公司旗下的对冲基金公司不会错了。不过,这一切推理建立在的是,远在河对岸的大厦里,确实有两个白痴,在一边用瞄准镜在彩云旅馆的窗子上四处搜着一边计算着科里奥利效应。而这件事,我必须进一步确认,也就是将有狙击手的概率计算得更加准确。

这个时候,一只被关在瓶子里的妖精已然无计可施,只能求助于白痴瓶子了。

“打开一下‘欢爱夜之城’。”

我用客气的语气放了这样一串文字在白痴的视线前,带着清晰的标点符号。这也是我和他唯一的交流方式,实话说,一个不能自主联网的AI真是太苦了。

“什么玩意?”

白痴。

我差点把这两个字打到他的眼前……幸好我是一个既有克制力的AI,平复了一下心情,将欢爱夜之城的网址放到了他的眼前。

他根本舍不得屏幕上的胸,但毕竟已经没有了反应,只能满脸扫兴地认真往电脑上逐个字母地敲网址。

“是一个夜之城用户量最大的SNS平台。”我就像在哄一个智障孩子一样地为他解释了一句。

“别他 随意丢文字出来!你他妈知道每天我面对你丢在我眼前的一串串红字,脑仁子有多疼吗!你他妈要是长了眼睛,我让你看一整天的黑底红字,看你想不想要了我的命。”

根本不用看我已经想要了他的命,不,现实是大概率已经有财阀想要他的命了。

“成了,然后呢?”

欢爱夜之城的首页已经打开。我用他的眼睛快速浏览了一下,并打字给他看:“注册用户,用假邮箱。”

他不屑地照着我说的办。我真的不明白现如今居然还有人根本没用过欢爱夜之城的,可笑至极。这样说来,要不是有我,他能赚到钱,我就只在他下面上干一辈子。值得庆幸的是,白痴有傻福吧,即使像刚才抱怨着,他还是很听我的话的,毕竟他因为我吃了不少的甜头。

“搜‘日本街’。”注册完毕后,我没给他去关注什么大胸博主的时间,立即给出了新的指令。

“很紧迫的样子?”

他竟然从字里行间看出这一层,是不是我低估了他。

关于“日本街”的SNS信息展现出来。都是些无聊的内容,抱怨食物恶心、治安混乱、外来人口之类。

“限定在今天17点到23点。”

23点也就是现在。

限定下的“日本街”信息中,我又要求他把有图片和视频的SNS内容全都打开看了一遍。在看信息的同时,我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计算。我们所在的彩云旅馆占据这座大厦的18到20层,房间在彩云旅馆的最上层20层,同时根据新闻中所见的霓虹屏幕现场图像来计算,霓虹屏幕在大厦的35层以上。以每层包括楼板距离计算是有2.5米的高度,那么光源就在37.5米之上的位置,屏幕有30米高,就算光源是从窗向上52.5米处发射即可,也就是离地面147.5米的位置。能将光线反射到窗上,则是在对面50米到147.5米之间的区域了。缩小了区域却很可惜的是,并没有从任何一张图片或视频拍到刚好这个区域的窗,更不用说能看到哪一扇窗里刚好驾着一挺大口径狙击枪了。

我的SNS望远镜策略果然行不通。不过,这个本来就是成功率最低却最容易 作的一步,做一下损失不了什么。接下来才是重点。

“再搜‘小唐人街’。”

“喂……”

他是发出了哀嚎一样的抗议,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字还是屏幕让他眼睛疼了吧。管不了那么多,我要仔细通过搜出来的内容分析我需要的信息。

此时关于“小唐人街”的SNS内容,要比日本街那边丰富得多,毕竟是华人们的新年前夜。除了按时间排序的内容以外,被热度置顶的是在夜间23点开始,用大型浮空车托着一个中国才有的钟楼在小唐人街游行的活动。据说在零点敲钟是中国人过年的传统习俗。只是,这种用浮空车托着钟楼的方式,未免有点奇怪。不过,毕竟整个活动背后的资方是军用科技,他们也不过是借华人的地界搞搞自己的宣传。更何况,奇怪与否我根本不会在意,因为这一条当晚热点信息对于我来说太过重要,我已经从它构思好了一系列的计划。

“喂!”

不是哀嚎?

“你他 立刻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稍安勿躁。”我安抚着他,同时帮他将肾上腺素往下调了一调。

“别他 动我的激素!”结果刚刚调下的肾上腺素,骤然间就又飙升上去。这家伙居然能感受到我做的手脚。

事已至此,我不可能再动他的身体激素糊弄过去,毕竟把他彻底弄晕的话,我照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以待毙。从而我只好一五一十把刚才看到一道白光到推理出来的初步结果都告诉了他。

“我 !那我不是等着要死了?!”

“并不尽然。”

“屁!”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淡定可言,“我要立刻找老船长求助。”

“不行。”我只是打出了两个赤红的字在他眼前,以示这一次阻拦的必要性。

“瞎了!”此时他已经给他所说的老船长,也就是一个名叫穆阿迈尔·雷耶斯的中间人打了电话。

那个外号叫什么鬼的老船长的中间人,只不过是时常出现在白痴他住的地方,所以才会去找他,然而老船长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整天就在自己的那辆破车里待着。据说连他倒卖的汽车都是全夜之城最寒酸的……

在接通之前,我当然还在试图说服他。甚至提议找这一片最著名的中间人冈田和歌子,毕竟那个老女人看起来要稳重一点,而且还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结果并无人接听,白痴他只好发了信息给老船长。

也好吧……

“谁知道老船长什么时候能看到 ,大概还在他的破车上睡觉。时间紧迫,所以现在可以按我说的做了吗?”

白痴他瘫软到椅子上,就跟他的下面一个样,嘀咕着“你只是一个下面炒股AI,能做个屁”,却还是为我又把电脑打开了。

关于“小唐人街”的SNS内容再次出现在屏幕上。又已经滚动了大量新的信息,这帮白痴一天到晚就没有一丁点正经事去做,只知道刷SNS吗……以为看了SNS就等于看到了全世界?能这么说的,只有我一个,因为我在看内容的同时,会看得更深进去一点,看到的是算法。

“好了,点开最热点的那一条。”

他没有反抗,按照指示点开了。

热点条目依旧是关于零点敲钟的庆典直播。所谓直播,现在已经开始,是一个白痴主持人站在还没有开动的顶着一座钟楼的浮空车旁边,用中文唧唧呱呱亢奋地说着什么。我不是听不懂中文,而是这些信息对我来说并无所为,我已经感受到血液里的血糖在下降,恐怕是他开始紧张的缘故,所以我不能过多浪费算力,集中做重点。

钟楼还没有要启动的意思,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好消息。事不宜迟,我再次指挥着他做事。

“在欢爱夜之城上发一条信息。”我等了等他笨手笨脚地找到发内容的按键后才继续,“在中国新年伊始,第一次用起了欢爱夜之城(并附带一个微笑表情)。”

“这么白痴的吗?!”

“谁他 让你以前从来不用欢爱夜之城。”我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连串的脏字丢到他眼前,但我还是忍住了,现在不是对骂的时候。

幸好此时的他还算听话,照着我的指示继续做着。

“用最暧昧不明的那个微笑表情。”

“别他 用字挡着屏幕。好了,然后呢?”

他的新账号的第一条发了出来,此时他没有任何的粉丝,但还是拥有了17个阅读量,随后阅读量还在以半分钟加1的速度龟速上升。

“快点,然后怎么办!”

“稍安勿躁。”

好了,说明欢爱夜之城是有向陌生人关键词推送的算法,这样就好办很多。

“转发那条热点直播,并把转发内容加入评论里。”

他没有再抱怨什么,只是等我把要发的内容投到眼前,并照抄上去。

“被看空的股票让人一夜暴富算什么(微笑)云顶高级性偶算什么(微笑)想要的只是一片与众不同的宁静,听一声跨年的钟声,在由奢入俭的彩云之上。”

我切实听到了他呕吐的声音,当然我知道他并不是生理上的反胃。

“再然后呢?”

“只能等了。”

通过各项指标都可以清晰地知道他现在内心焦躁至极,而此时,我已经把饵投出了,上钩与否只能静等。

他的新账号因为发了两条信息,被系统塞进来十来个关注。我让他将每一个关注都点开首页看了一下,可惜的是全都是僵尸AI而已,没有一个是真人id。在浏览期间,看提示得知,在直播视频底下留的评论,获得了两个陌生人的赞。当然,这两个陌生人同样去看了他们的欢爱夜之城首页,确实是真人无误,但并不是有关人士,更不是想要钓上来的鱼。但以现阶段的表现来看,是有好消息的,那就是他这个白痴虽然才刚刚注册账号不到10分钟,系统并没有把他当成AI而屏蔽掉他,也就是说,刚才投出的饵,是可以奏效让想要上钩的鱼嗅到的。而到底能不能上钩,什么时候上钩,只能等了。

终于,在投饵之后15分钟,窗帘上再次闪过了那道白光……

果然上钩了,然而,在大鱼真的咬饵的同时,我也还是有一丝遗憾的,假若没有再闪一次白光,那该多好,那样或许可以让“外面根本没有狙击手”的概率大幅度提升,如果概率超过阈值,我几乎可以告诉他我们是安全的,请立刻打电话约你的性偶就行了。虽然有点恶心,但终究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倒不能说是事与愿违,毕竟等待而得的安全概率,总还是因为它的空白而将事情拖进暧昧不明的境界,让事件变得更加混沌。

这样安慰了一下后,感觉自己也变得平心静气了不少,从而又能重新继续事先计划好的步骤。实际上,我所下的饵十分简单易懂,在新账号确定没有被系统屏蔽的情况下,我便将构想出来的几个关键词,揉进了他的第二条欢爱夜之城信息。所谓的关键词,也是我根据之前的信息所计算出来。在假设对冲基金公司雇佣了专业狙击手来射杀目标的前提下,狙击手并不知道目标到底在哪个房间,这个时候我能获知的他们知道的信息是:这个白痴在傍晚从云顶买了两个高级性偶,带出店到彩云旅馆。性偶已经离开,但不见目标离开,判定此时一定仍在彩云旅馆的某一间客房里猫着。那么,既然狙击手刚才用瞄准镜扫视过彩云旅馆的外窗,就说明他们并没有掌握到更多的情报。只是知道他带着两个性偶到了这栋大厦,而这栋大厦里有且仅有彩云旅馆这一处是可以开房干性偶的,他们没有用黑客软件找我们一样,也没有入侵到彩云旅馆的系统来查找白痴他的开房记录。

这种做法,真不知道是笨还是过于谨慎。

依据对手愚蠢的做法,如果想要判断他具体在哪间房间,无论是狙击手自己或者委托方就只能靠网络搜索来增加找到的可能性。从而,我便计算出了他们在不停检索的关键词:彩云旅馆、性偶、以及白痴的名字。要知道,只要在网络上进行不断的检索,游走在网络里的那些根本没有灵魂的AI,就会通过它们只知道扩大流量的白痴算法开始潜移默化地猜测搜索者的意图,随后竭尽全力将网络上犄角旮旯能找到的信息全都一股脑丢过去,反正它们不在乎节能。

根据这一套成型的逻辑,我将关键词里的“彩云旅馆”改为“彩云”二字,不可能直接暴露他的名字的情况下,改成他们最在意的“看空”和“股票”两个关键词,以及增加了“一夜暴富”的修饰词,确保这一条信息既能精准被推送到他们的搜索页面上,又能让他们认为我们确实仍在彩云旅馆,却还因为含混的用词并不能将确信度增至100%,有至少10%的概率是巧合,巧合在于我用股票帮人一夜暴富的并非一个两个人那么微乎其微。

在这种情况下,便只能迫使他们再次搜索一遍彩云旅馆的每一扇窗。方才的再度闪光,终于确定了我所有推论的正确性,并且还因为“看空股票”的关键词,而更加确认了狙击手的雇佣方正是那家该死且愚蠢至极的对冲基金公司。

确认总比永远左右含混要强上一万倍。

不过……即便是确认了,危机依旧无法直接解决,我必须进行下一步,而接下来的一步,不得不说会十分冒险,我也不能确保成功率能在90%以上的自认安全阈值中。

“时间紧迫了。”

“废话!”白痴他终于又等到我敲字出来,立刻哀嚎着说。

“重新打开一个浏览器。”

“然后?”

“检索‘荒坂华子、浮空车、山鉾花车’关键词的图片。”

他按照我的指示,搜出了相当多的图片,图片里还有当时荒坂华子被自家保镖绑架的激烈照片。

“不要管那些没有用的,直接下载两张山鉾花车的清晰照片,立刻。”

他明白情况有多紧迫,照着我所指示,将照片下载好,便回到欢爱夜之城上。再打开欢爱夜之城后,发现方才发的那条又多了两个赞。这是非常正向的好消息,果然不经意间的炫富,实在是最容易吸引眼球的方法,无论到底是吸引来了羡慕还是憎恨。不过现在没时间多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眼看那艘托着钟楼的浮空车已经启动,再迟怕是效果会成指数倍地衰减。

“再截一张现在的钟楼图片。”

处理好图片后,他继续按照我的指示又一次转发那条直播内容,且附上图以及说明文字。说明文字大体在讲所谓的新年零点敲钟活动,完全是在抄袭前不久歌舞伎町举行的山鉾花车巡游,此处抛出两张顶着山鉾和钟楼的浮空车对比图,看上去有理有据无法反驳。然而,说明文字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我让他的笔锋一转,直指抄袭背后的小九九,歌舞伎町的山鉾花车巡游幕后当然是荒坂公司,而现在的钟楼呢,整个活动背后的资方是军用科技啊。所谓的抄袭,往深了看一目了然,他们的浮空车到底能托起多重的东西,不就是在巡游中展示出来,所以说,表面的抄袭深层次就是他们的军演,就是他们的军备竞赛。现在明白了吧,零点敲钟活动是什么?是预示着又一次的公司战争要再度开始,已经剑拔弩张了啊。

当然,这些都是我编的,编着编着甚至连我自己都信了。荒坂公司和军用科技战争不就是我们夜之城最根本的旋律。所以说,这种东西只要说出来就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赢得最多的关注流量。

“根本没人看啊!”他眼看是越来越急。

“没事,再发一次,同样的内容就行。”

我能感受到他满心的疑惑,但他只能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同样的内容转发并评论到敲钟仪式直播内容上。直到第六次重复劳动,终于有了第一条评论。可想而知是引来的当然是骂声,“白痴,停止你拙劣的表演吧。”

而此之后,一切都朝向我所期望的方向发展。我所编攥的转发和评论随之引起了甚至称之为恐慌的争论和转发。当然,所有的争论无论是源头还是阵地,几乎全是从白痴他转发的欢爱夜之城内容为根据地,或者继续转发,或者在他的条目下大吵大闹。一时间,一个刚刚注册的新账号,无论是关注数还是首页的浏览量都激增起来。虽说这种激增相当可观,但我只是让他随时关注着首页的浏览量,就像盯着股市大盘一样。这一点他这个白痴还挺在行,不必让我 心,就一直在刷新着首页,看着数据。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我同样紧盯着数据,一定要把时间控制得分秒不差一秒钟都不能浪费。

“好了!立刻删除刚才关于敲钟活动的6条欢爱夜之城内容,只删转发,留下评论。”

就在最恰当的时刻,我再次用最大的字号甩出这样一句话在他眼前。

这一次他没有再抱怨什么,当机立断照我所指示去做。

“直接发新的欢爱夜之城内容。”

他点头等待我打出的字幕。

“哪里才是观看钟楼仪式的最佳位置?那些奸商贩卖的所谓观众席一个月前就都售罄了,昂贵的观众席,足足有20欧元一个跟洗衣机一样小的箱子。值吗?疯了吗?白痴吧。现在我大发慈悲给你们最值攻略,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而且位置有限抢不到就再等一年吧。”

下面的内容,已经被要求发帖短小的欢爱夜之城给折叠,但那更是我所期待。

我等了等他缓慢的敲字速度,随后继续把接下来的字幕打到他眼前。

“彩云旅馆,你们知道吗?彩云旅馆,就在浮空车必经之路上,路东的大厦18层到20层,所有窗户都朝向大街,全能清晰看到浮空车从窗下驶过,就连钟楼里脱衣舞娘的胸都能让你们看得清清楚楚。而这家旅馆他 只需要5欧元就可以待上整整一个晚上,一个房间的窗他 至少能塞下三个洗衣机。剩下的我还用说吗?傻子都他 能明白要干什么了吧。想看又不想只是仰着头看浮空车的菊花的话,就抓紧吧。ps.我已经早早开好一个房间了哦。”

虽然我根本没有肺,但在一气呵成之后还是深深地无实物地嘘了口气。好了,接下来只能又把结果交给时间去审视了。

白痴他也似乎虚脱下来,不过,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我再次用他最厌烦的高饱和度红字提醒他紧盯欢爱夜之城动态。不情不愿下,他让我看到了好的趋势。因为刚才那六条极为偏激的言论,让原本关注敲钟仪式的几千上万人绝大多数引流到了我们这里。只要习惯性地点进我们的首页几次,可悲的网络算法AI就会判定他们对我们的欢爱夜之城内容感兴趣。实话说,这也没什么逻辑上的错误,但刚好是最好利用的一点。随后,就算删掉以前的过激言论,他们也还会在短时间内看到我让他新发的欢爱夜之城内容。即便有很多人转了之前的过激言论,他们也不会记得到底是一个什么账号在说。网络世界的记忆力就是能差到分秒必争的地步了。从而,在他们眼前能看到的只是新的一条关于如何用最少的钱买到最佳的观景位置的攻略。前面说了,关注仪式的人有几千上万人,这其中只要有1%以上的人受到了鼓动,就能有足够的人充满彩云旅馆的每一个房间,也就是说,朝向狙击手的窗前,都会挤满了大大小小无关紧要的脑袋。

再看数据,已经有了不少的回复评论,感谢也好,说试一试的也罢,每秒钟都会增加一条评论或者转发了,足够了。

“把门打开,但千万不要露头出去。”

他默默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去开了门,又像是惧怕楼道走廊一样跳回到电脑前,似乎只有那里才是唯一安全的。

“再等不到十分钟,我们就获救了。”

我是在安抚他,似乎也是在和自己说。

在看了刚才的数据之后,我已经彻底安心。更为准确地说,因为我所知道的信息远超那边的狙击手,我不仅知道我们自己的状态,街上的情况,我还明明白白狙击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变得已经彻底安心下来。而且这种了解,还是从器物以及心理双层面上的。狙击枪这种枪械太过特殊,我刚好又太清楚不过,这玩意,不仅远程时要计算弹道计算科里奥利效应,还有一个不得不必须注意的只有狙击枪才会发生的问题。想到这里,我没有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那就是,世界上只有狙击枪是要在枪管完全冷却的状态下发射,没有谁会用狙击枪像用冲锋枪那样先打掉几十发子弹给枪管预热,它只能打一枪,而这一枪的子弹只能从冰冷的枪管里射出。越是远距离,冷枪管给子弹大大减速使得空气的流体性给弹道造成的不可预测性就越高。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说,就是狙击枪的冷枪管让不可控的打偏靶概率大大提高。如果是一扇窗的区间里来打,或许还有把握即使打不到头也能射中对方的躯干,而接下来这间房里将塞满了人。

呵呵,从请狙击手而非派漩涡帮之类那些流氓上门来杀人,就当然知道他们并不想把这件事闹得满城皆知。因此,就算狙击手看见了在人缝中看到白痴他的头又能怎样?在此之前,是我不敢冒险拉开窗帘去看一下情况,但现在,轮到的是他们绝不敢冒这个险了。胜负险中求,而胜利的必然是智慧绝伦的老子,因为老子不是赌徒,老子一切都计算概率。

因为房门已经打开,终于听到了楼下彩云旅馆的前台有了声音。是吵吵嚷嚷要立刻开房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嘈杂,渐渐地不止一个人要开房。

太好了,一切都照计划在进行,只要再忍耐几分钟就好了。

前台的女孩开始大喊着,让大家一个一个来,不交钱绝对不会给钥匙。

随后是更大声的嘈杂,甚至掺进了谩骂,和尖叫……

尖叫?

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尖叫?!

没错,我没听错,尖叫,还是此起彼伏慌乱逃命一样的尖叫。

这声音不像是刚才蜂拥而至的游客啊,怎么听都像是涌来了漩涡帮之类的流氓……

“怎么回事?!”

我打了四个大字在他眼前。

“我他 怎么知道!”白痴他又哀嚎起来。

啊!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唯一的误判!我他 唯一的误判!漏判!

“快!立刻开电脑!”

“又干什么?!”

“在欢爱夜之城上搜‘穆阿迈尔·雷耶斯’。”

“搜老船长干嘛?”

“你他 立刻给老子搜!”

老船长果然用欢爱夜之城,然后我让他翻到半个月前……

“我们完了……”

这大概是我最后打出的字了。

半个月前,老船长在超梦电影股票一役上,完全跟着荒坂他们的节奏抛出的,计算下来大概亏损了几万欧元。

FIN.

梁清散赛博谍战智斗《白光》  第3张

今年科幻春晚,未来事务管理局联合CD PROJEKT RED 与bilibili 专栏,邀请你给夜之城写个故事!

征文主题是“夜之城新年故事”,面向所有人开放。我们还请到了6位既懂赛博又懂游戏的中国科幻作家:陈楸帆、梁清散、吕默默、万象峰年、杨平、赵垒,结合《赛博朋克 2077》的游戏世界观与人物创作6篇范文。

征文比赛现已开启,即日起至3月5日在哔哩哔哩专栏投稿原创≥500字的单篇虚构小说,并选择参加#夜之城新年故事#活动,即可参赛!丰厚的奖品和未来局大礼包等你拿!

⚠️ B站搜索【赛博朋克2077】,点击进入官方情报站,找到夜之城游艺专区,进入活动页面

责编 宇镭

题图 《赛博朋克2077》游戏原画

本文地址:https://lkwed.com/post/1011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天顺注册招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